主页 > O易生活 >【杨家彦观点】川普新政时代来临经济主旋律走向黑暗?还是光明? >

【杨家彦观点】川普新政时代来临经济主旋律走向黑暗?还是光明?

【杨家彦观点】川普新政时代来临经济主旋律走向黑暗?还是光明?网路新科技带来的典範转移,软硬体与服务整合趋势成形。

后金融海啸迈入第9年头,美国经济成长率略高于2%,却已是先进经济体之冠;中国官媒正式承认「L型经济复甦」处境,产能过剩、房市泡沫、信贷泡沫等考验空前,「六字头」经济成长成为众所週知的「帐面数字」。加上油价暴跌低谷徘徊两年多,新兴经济体摇摇欲坠。衍生难民与恐攻问题尾大不掉。世界正笼罩在黑暗之中。

另一方面,行动智慧装置整合硬体、软体、服务、内容、媒体,及数据,以整合竞争力打趴硬体装置为主的PC产业与传统手机,揭开产业新世代序幕。过去国际手机产业霸主Nokia都难逃失败厄运,何况台湾相关业者?互联网的发展造就了新一批产业赢家,而网路创新商业模式进入各行各业,也启动了产业经济全面性「典範移转」巨轮。今后无论是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慧、云端处理与服务、金融科技(FinTech)、区块链(Block Chain)、虚拟/扩增实境(VR/AR)、共享经济等技术与模式的发展,都将可能翻转长年累积的结构问题,而在人类生活与经济社会各层面创造更大价值。

然而,典範移转等级的创新极可能意味着难以迴避的旧体制法规牴触与利益冲突。举例来说,过去职场仅有典型专职受僱及自主接案的自雇者两类工作模式,但随着网路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多需要与企业内部人员协作的业务都可顺利委外,而产生了介于典型受僱与自主接案之间的新工作型态,例如Uber司机。政府一旦坚持遵循既有劳动条件与规範,极可能扼杀新工作型态的发展。

因此,谁能有效运行公共决策机制与政府组织来解决创新障碍与价值分配问题,就能掌握较多发展新机而逐渐成为未来领先者;反之则逐渐沦为输家。未来展望能否光明,端看当前我们在看似黑暗中的作为与準备。

川普变局

不让前年赢得台北市长的柯P专美于前,美国本届总统大选也由作风强硬、主张鲜明、争议颇多的非典型政治人物川普(D. Trump)赢得胜利。这也显示了当前选民对长期累积问题无法解决的不满,而传统政治人物的口惠不实、说多做少已经很难再三以竞选词藻来掩盖。今年国际多次重大选举或投票皆反映公民支持改变现况,即使改变同时意味着结果的不确定性。

11月上旬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底定之后,从目前已知川普未来白宫高阶幕僚及提名的内阁重要成员来看,川普并无意改变竞选时许多项关键的政策主张,将显着不同于过去欧巴马政权的政策路线,却也同时呈现未来「川普新政」推行时的重要课题与挑战。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究竟他上台后会带给全球什幺样的冲击,各国都相当关注。主轴一:扩张财政政策vs. 国债未来隐忧

川普主张大幅减税及扩大公共支出。与过去欧巴马政权相比,川普新政强调财政政策优先于货币政策。在减税方面,川普反对课徵「富人税」,而主张全面降低个人所得税及企业营业税。根据相关研究概估,川普减税计画可能让联邦政府未来十年平均每年减少近一兆美元的税收。在扩大公共支出方面,川普新政倾向鼓励「美国优先」的国内投资。在公共投资上,川普强调大幅提升美国基础建设,同时也将鬆绑多项法规管制来促进民间投资。

川普财政政策阶段性刺激效果虽受各界期待,咸认为有利民间消费与企业投资,但最终实现力道则受限于国债可持续性的顾虑。如果调整政府支出结构后,政府支出仍有增加,由于目前年度财政赤字已达七、八千亿美元左右,加上每年将减少近兆元税收,未来政府举债可能上升。中期来说,已高的政府债务持续升高亦可能引发未来增税疑虑,并埋下债市泡沫与金融风险的不稳定因子。

主轴二:产业管制鬆绑vs. 阶级对立矛盾

川普新政鼓励国内能源生产、环保不得牺牲产业经济、追求劳动市场自由弹性化、鬆绑金融机构投资管制等施政,再三显示出传统共和党政策路线的色彩。就以能源生产鬆绑的走向为例,川普提名的新任环保署长Scott Pruitt对地球暖化议题相对保留,和能源业者较为友好。各方研判,未来能源部门的环保规範可能趋向相对宽鬆,不让环保负担影响产业经济发展,以促增页岩油生产、投资,活络国内经济动能。

川普当选后,美元汇率政策是否会改变,各界都在关心。

再者,就劳动市场鬆绑的政策走向来说,川普提名连锁餐饮大亨 Andrew Puzder 担任劳动部长。此人向来反对订定基本工资,主张更自由弹性的劳动市场才真正对劳工有利。川普认同其主张有益中小企业,故也有助于劳工就业。此与民主党多年来劳工政策方向迥异。

此外,在金融管制鬆绑方面,川普属意的白宫法律顾问(White House Counsel) Donald F. McGahn II向来主张Dodd-Frank法案是矫枉过正之金融监理与管制法规,应该修法废止。由于目前已知提名内阁官员中多位来自投资圈及商界人士,例如前高盛合伙人与高阶主管的Steven Mnuchin即为预定之财政部长(Treasury Secretary),各界普遍预期前述欧巴马执政时期通过的金融机构监理与管制法规,将被川普内阁大幅鬆绑。

上述川普内阁的组成,却与总统大选支持川普的选民阶级有相当落差。根据相关研究,高等教育人口比例低、製造部门较大、产业外移、中位数所得下降、外来移民比例高等地区的选民相对支持川普。换言之,过去经济发展政策下相对处于劣势的不满选民,选择非典型政治人物川普,希望能够改变过去传统政治人物长期无法解决的难题。不过,目前川普内阁成员组成中,有相当高的比例属于过去游戏规则下的赢家,其政策需求与思维是否与支持选民一致,值得后续观察。

本届美国总统大选,川普虽赢得多数选举人票,但竞争对手的普选总票数却多了川普近三百万票。此现象显示,现阶段支持与反对川普的选民规模可能在伯仲之间。由于川普作风相对强硬,后续政策方向若过于偏向特定阶级利益,例如多年民怨汇聚的掠夺式、权责不彰之既有货币金融利益,将可能引发相当的对立民意。日前媒体曾报导有观察家推测未来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就目前川普团队的布局来看,这样的推测恐非纯然无稽。换言之,川普新政后续方向确实隐含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

主轴三:贸易平衡、製造回流vs. 强势美元情势

川普主张的美国优先原则,意味着政策将趋向缩减贸易逆差,势必与主要贸易对手国重新谈判。贸易摩擦风险升高。近年资料显示,中国已是美国50%贸易逆差的来源国,势必成为川普贸易新政的首要处理目标。另一方面,川普新政寄望透过减税、鬆绑国内产业管制等措施,来吸引美国海外生产活动回流,同时培育新世代製造模式的发展。上述施政双管齐下,川普希望能创造更多国内就业与所得增长机会。

目前传闻最可能获得川普提名的美国贸易代表即是作风鹰派、长期批判中国贸易政策的前钢铁企业总裁Dan DiMicco。因此,研判美国贸易谈判态度趋硬,中国则可能在经贸议题上趋向弹性谨慎,採取较先前柔软、更具弹性的斡旋策略,包括局部开放美国重视的服务业、农产品市场,以避免美、中陷入激烈的贸易对峙僵局,并将较多心力置于处理国内诸多棘手经济问题。不过,川普正式就任前,就迅速以敏感的台湾与一个中国问题试探中国反应,后续发展尚待观察。

然而,上述政策成效受美元走势影响甚鉅。当前国际经贸环境与前述川普新政交错影响下的促强美元因子偏多,包括:

    海外经济相对续弱,主要经济体持续货币宽鬆,美元强势难转。国际财经风险因子续增,国际资金避险需求有增无减。美元持续回流,海外美元供不应求。强势美元将不利美国国际收支,不只因不利前述贸易逆差改善与吸引製造回流,同时也因近几年外人持有美元资产比重续增,强势美元代表国际金融资产净收入减少。换言之,川普的货币政策必须设法阻缓美元过强,后续升息空间可能不如外界预期。
主轴四:大国势力抗衡新局vs. 区域经济整合

12月上旬川普正式提名与俄罗斯总统普丁私交甚笃的能源集团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总裁Rex W. Tillerson,似乎有意採行与欧巴马执政时间不同的国关战略。过去几年美国同时与中、俄对峙,不但造成中俄结盟,也促使中东地缘政治纷扰,经济难民与恐怖活动与日俱增。未来如果美俄关係走向缓和,或许有机会取得俄国的合作,减轻国际经济难民问题、削弱恐怖主义势力,同时也让美国更有余裕处理美、中课题。

在国际与区域合作策略上,为免美国政府债务因扩张财政政策而急升,现阶段川普明显主张删减海外军事支出,而要求欧美日阵营盟友分担更大财务负担。缓和美、俄对峙可能有利欧盟国家为主的北约组织独力维持区域稳定。不过,也可能意味着美、欧盟友关係阶段性降温,影响美欧自由经贸协议进展。

至于美国的亚洲战略,研判方向大致不变:

    在亚洲区域稳定上,美国必须维持美方主导局面。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属于美国亚洲战略系统的关键环节,川普执政或可微调经贸条件与协议内容,名称亦可更动,但整体系统难有替代方案,无法全面推翻。美国主力盟友区域公共事务经费的分担将会增加,概念上雷同「美国增收保护费」。印度等新盟友的维繫仍将符合美国战略利益。

然而,前述川普新政力推能源生产鬆绑,促增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将延长国际油价供过于求的问题,冲击高度依赖油产之新兴经济体,包括俄罗斯在内。如何寻求足够的美俄利益交集来有效缓和过去的对峙,将是川普执政团队的重要策略课题。

变局下的台湾课题

(一) 全球经贸情势

    美国经济阶段性提振,稳坐「二开头」位置。美国政府财政恶化隐忧,衍生美债市场泡沫化与金融市场波动风险。美元续强因子甚多,利率续升可能性下降。美国优先,区域经济整合脚步放慢。美国能源生产增加,其他油产国经济受冲击,国际油价波动难免,地缘政治纷扰因子仍存。全球避险动机有增无减,避险标的走强。中国后泡沫阶段尚未走完,房市风险尾大不掉,名目经济成长难以改善人民币续弱。欧盟经济仍弱,最多「一开头」。金融风险仍存,欧元续弱。宽鬆货币政策仍可能缓步加码。日本经济亦难快速提振,仍居「0~1字头」。新兴经济体整体看坏,风险有增无减。此导致全球金融风险仍将提高。「黑天鹅」戏码仍未结束。

(二) 台湾面临课题

    全球经济在缓步复甦中,经济不确定与金融市场波动风险仍有增无减,此为台湾所面临的经贸大环境限制之一。亚洲新兴市场风险有增无减,台湾贸易动能与展望不可恃。川普对外贸易政策可能引发各地保护主义抬头及贸易摩擦处理问题,对外贸导向的台湾经济亦相对不利。中国经济步入L型复甦的后泡沫阶段,传统製造台商转型课题严峻。美中关係进入全新变局,台湾所面对的政治风险提高,而中国对「绿色台商」的施压势必加大力道。台商分散市场的迫切性剧增。对美军购负担、国防支出、美台双边贸易条件均可能进一步提高。

(三) 台湾因应之道

    台湾经济与产业无法寄望美国经济持续复甦会带来显着动能与机会。台湾仍须更积极地进行自身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与国际化工作。典範移转的新经济发展意味着无可避免的新体系与法规打造工作。世代隔阂与矛盾亦肇因于此。当前政府应坚持法规改造的政策优先于传统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政府与民间必须决心破釜沈舟,促成跨世代资源有效整合,否则台湾经济将难摆脱「不进则退」的命运。美、中关係进入崭新局面,台湾对外政策应谨慎掌握对外拓展机会,但宜避免高调突破的冒进策略。
美国油页岩产业的发展,是否冲击全球石化业,相当值得注意。杨家彦小档案

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曾担任台湾经济研究院六所所长,经常针对经济局势发表看法,有「台湾末日博士」之称。2014年离开学术舒适圈,转赴鸿海集团旗下新创公司富奇想策略长,郭台铭称他为「未来董办室的头脑」。47岁人生再转弯,投入社会企业,想帮助年轻创业家从小鱼苗长成大鱼。目前仍担任鸿海平板事业群新媒体顾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