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嘉生活 >一念无明:全球化的忧伤与烦恼 >

一念无明:全球化的忧伤与烦恼

在台北看完香港电影《一念无明》,从开场到完场,香港人在异乡,看我城天天都在发生着的抑郁故事,因为熟悉所以明白,流眼泪便是正常的事。

一念无明:全球化的忧伤与烦恼

黑暗电影室里,故事是唯一的光,它打在男主角黄世东(余文乐饰)的脸上,深沉地诉说着——潜藏在每个人心里的病,而我一边看,彷彿能够掘出许多香港人千疮百孔的破损影子,或是自己也曾拖着的那具。狮子山下,寸金尺土,昂贵房租不是人人负担得起,安居乐业变成上一代人的口号,因为如我这一代「80后」已经面对现实,不敢奢想买楼;然而,说穿了,安居乐业也并非专属香港地和香港人的愿望。

《一念无明》以阿东的人生际遇出发,再从他引伸香港当下的社会问题或现象,例如住屋、就业、情绪病、独居老人、双程证母亲、单亲小孩、南亚裔人士等等,虽然电影聚焦本土,但我倒觉得那些布满严峻性的生命负担,以及小人物的无望式忧伤,都是目前全球人类正在面对着的。早前有调查报告指出,美国纽约房租全球最贵,一间单身公寓平均月租为3,680美元(折合约新台币11.2万元),香港则以平均月租2,740美元(折合约新台币8.3万元)排行第四位;就业方面,日本二月份最新就业数据,当中完全失业率为2.8%,创下二十年新低;近年南韩自杀风气严重,亦连续11年为OECD国家自杀率排名第一。

这些资料和数据未必全面,但至少让我们了解一些事情的大概,其实有世界上有「问题」的地方并不限于小小的香港!然而,当我在萤光幕看着那片熟悉的蓝天、那极度资本主义的中环、那侷促压抑的劏房、那窃窃私语的邻居和婚宴宾客,然后再看患上躁郁症的阿东,他痛苦但他沉默,或许有些观众以为他睡在床上、不吃不喝水洗澡是自暴自弃,但为何我们不能这样想:生病的人只是很累很累了,他只想休息,只想在狭窄空间里偷一丝安静呼吸,好好地思考自己的伤,好好地伤心,直至想通,直至可以再面对生活。

一念无明:全球化的忧伤与烦恼

回想电影的人物,不论性别、身份、学历、背景等先天及后天条件差异,上天都是公平的,他们每个人都伤痕累累地活着(或者逃避着)。阿东患有躁郁症、阿东的母亲(金燕玲饰)纠结前事成疯、阿东的父亲大海(曾志伟饰)软弱无能、阿东的女朋友Jenny(方皓玟饰)因负债而埋怨崩溃、住在劏房的单亲妈妈辛苦照顾儿子……

然而,我还是相信,这些小人物并不是专属香港的产物,贫富悬殊、疾病、战乱一直无处不在;就如香港人喜爱的台湾,它同样存在不少问题,好像房价高、年轻人低薪、健保制度为人垢病、出生率低、人口老龄化等,所以我不想怜悯电影里的任何角色,因为他们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当问题摊在面前时,政府、社会、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尽力地正视它,并非避重就轻甚至视若无睹。或许,如电影中的一句对白:「可能这里不适合生活,但我们可以努力把这里变得更好。」其实世界上有许多事情无可避免,但同样也有不少是事在人为。

一念无明:全球化的忧伤与烦恼

最后,不得不提《一念无明》是一部只有200万港元(折合约新台币780万元)的低成本电影,新晋导演黄进在有限预算下,以16天时间拍毕,经历年多时间亲自剪接完成后才搬上大萤幕,电影于第53届台湾金马奖荣获最佳女配角及最佳新导演,先于宝岛扬威;及后再回归本土,并于第36届香港金像奖赢得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晋导演三个大奖。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