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嘉生活 >【无形.虚拟关係】第94号交响曲 >

【无形.虚拟关係】第94号交响曲

【无形.虚拟关係】第94号交响曲

I

「妳可以救救我吗?」

她在上课时接到这个奇怪的WeChat短讯,从名字判断,发讯的应该是男人。

她这户口是新开的,很乾净,和过去的她一刀两断。

班上的同学都认真听课,就像她看来也是个认真的夜校生。

「你要我帮你买点数卡吗?」她问对方。「 我不需要妳的钱。」

她明白是甚幺花样了。「你想付钱给我吗?」

「可以吗?」

男人会在WeChat上以渔翁撒网方式投石问路,反正不怕被认出来,没收到回覆就算了。如果真的找到,就像中了六合彩安慰奖。

她对安慰奖没有兴趣,只希望自己能中头奖。年轻 人在香港生活实在艰难,用正行方法根本存不了钱。有人说香港今日充满发展机遇。醒下啦仆街!唔只公立医院唔够床位,就算香咗都要两个人逼埋一齐!

为了赚钱,她可以去到好尽……她自以为,太天真了。

她开这新的WeChat户口,就是希望变换身份过新生活,又或者,回到原本的普通人生活?

不过,曾经沧海难为水。

她其实仍不确定未来的路要怎样走,只能见步行步。

「把你的照片传过来,样貌要清楚,不要戴帽子。」

不到一分钟,照片就传过来。他不年轻了,但穿上西装后看来一表人才,是玩Tinder时会向右滑的类型。单凭照片不準,对方可能是斯文败类。她只想把事情儘快办好。

「你不会偷拍的吧?」

「当然不会,我怎会给自己找麻烦?」

II

「她在网上说自己未够十八岁,可是你看她,起码二十五岁,是中女。」在屏风后作供的中年男人抑压忿怒的情绪。

站在被告席的女人嘴角上扬,很满意这答案。

辩护律师维持专业的态度和语气,以不急不缓的语气追问:「可是你在当晚十一点半见了她后,仍然决定继续和她去时钟酒店。你们在凌晨十二点零五分登记过夜,在第二天八点半才离开。即使我的当事人说不能偷拍,但你仍然用手机把整个过程鉅细无遗拍下来。为甚幺?」

「她收好贵,以她这年纪来说,这价钱要连埋拍片才合理。」旁听席一阵哗然。「反正我只是自己回味,不会公开。」

辩护律师终于点头,表示盘问完证人,转而面向陪审团,郑重地道:「证人是资深的援交玩家,他的行为或许有道德争议,但当天他和我的当事人去酒店这件事却是证据确凿。本案并不是要做道德判断,而是要从客观事实还原案件的真相。」

不同于检控官盘问其他证人时一直说「残暴而有预谋的兇杀案」,辩护律师只是用平淡的语气说「案件」。

「虽然当时酒店附近和公园内并无闭路电视,但证人手机里的偷拍片段确实存在。所以,我们有人证物证证明我的当事人在上述时间内一直留在酒店内,不可能离开现场去杀人。」

之前对被告不利的全部证供都有可能被推翻,陪审团被新出现的证供弄得晕头转向。

辩护律师离开后,检控官上场。

中年男人告诉自己保持镇定,不知对方会提出甚幺令自己难堪的问题。

「你好,我姓骆,有一些问题问你。」检控官声音低沉,蕴含强大的压迫感。「请问偷拍在援交里普遍吗?」

「很普遍。」

「你常回顾自己的影片吗?」

「只会第二天看一遍,我比较喜欢看新片。」

不只旁听席传出笑声,法官、陪审团也一样。检控官仍然一脸严肃。

「你是不是每次都去那间时钟酒店?」

「对。」

「房间的间隔都一样吗?」

「对。」

「你背包放的位置每次都一样吗?」

「对,没有其他适合位置。」

「你们进房间后,被告有给你饮料吗?」

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但记得「出庭作证注意事项」上写明 「如果不清楚答案便说不清楚」。「不清楚。」

「如果她手上有,你会喝吗?」

「注意事项」要他说实话。「会。」

「我的问题问完了。」

检控官说这句话时,中年男人听傻了。他本来以为对方会向自己发动更猛烈的攻势,没想到只是几条似乎不痛不痒的题目,可是他仍大感不安。虽然他案发时在场,但似乎是最不清楚发生甚幺事的人。

他觉得自己笨死了,觉得脸孔发热,幸好大部份人都无法看到在屏风后的自己。下一个证人要上场了。

III

结束对六个证人的盘问后,检控官好整以暇,结案陈词。

「在这宗残暴而有预谋的兇杀案里,本案被告是以二级荣誉甲等的成绩从大学电脑系毕业的聪明人。她为了布局杀死者,先接近本案第三证人,用迷姦水令他昏迷,用他的指纹打开他手机,找出他以往偷拍的影片,把她的脸用deepfake技术合成到里面的女人头上,所以,刚才播出的两段影片除了女方样貌不同,其他内容完全一样。在合成期间,她离开现场去公园杀人。她去杀的,就是威胁要揭发她用deepfake骗人的前客仔,也就是本案死者。杀人后,她才回去时钟酒店催眠第三证人,让他以为完成了交易。这是她上催眠课程的原因。」

IV

中年男人拿了证人费,在法庭外抽烟时,手握饮料的辩护律师主动走过来跟他握手。

「虽然我的当事人被判有罪,但我们会上诉。刚才你的表现很好,今天很谢谢你来。」

中年男人对案件的判决毫无兴趣,那只是律师之间的较劲。他只在意一件事。

「你知道真相的,对吧?」

辩护律师没有回答,鬆开手后离开。

中年男人的脑袋突然被打通任督二脉。那天他好像真的有喝她提供的饮料,而且不只她,其他女孩给的也一样。她们都说要先喝点能量饮品……他要儘快回家把所有影片看一遍……连亲身经历加上物证都有可能作假,从甚幺时候开始,世界变得这幺可怕?

2019.2.1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