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嘉生活 >【无形.荷尔蒙】三十六宫总是春 >

【无形.荷尔蒙】三十六宫总是春

【无形.荷尔蒙】三十六宫总是春

一 、游戏与心机

修道原从苦中来,但得清閑处便清闲,此即是道。且更须忙里偷闲,故人能偷闲便有闲。不然,则终身无宁晷矣。

——无名人

这段文字耐琢磨,有时也会发给比我疲累忧虑的朋友看,发时多删掉第一句,因为不分时机对象的谈佛论道让人更累,知道「偷闲」要紧就行了。这个闲千金难换,感受上该是交融通泰,而不是穷极无聊,无事脑子飞转更不算,体现在音乐上是某种留白、超离或有生趣的游戏感。

可是闲从哪儿来,怎幺偷呢?

游戏很早就发明了。据记载苏美尔文明里有种刻画着暴风鸟、渡鸦、鸡、鹰、家燕五种棋子儿的乌尔王族局戏,那时候众神提着装种子的小布袋,神色不详和也不愤怒。随后文明种类愈多,游戏里心机愈发的重,棋类杀机盛,体育竞争激烈,寓教于乐也被过度发掘,而未来的游戏似乎更要消除虚拟与现实的界限。游戏也不只是消耗剩余能量,人们会在奖章与点数的追逐中不可自拔心力交瘁,从一个矩阵跌入下一个矩阵。

心机一动是「闲」就是不在的。

二、摇滚乐

一根生铁丝/穿心过脏/爱 精力和耻辱/从印堂往下跳

——木推瓜《树村童子》

有次在柏林,路上被两个德国少年拦住问对德国Rap的看法,我问到底是Rock还是Rap,其中一个小二愣子说当然是Rap,摇滚乐就不是音乐,就是叮哩哐啷。他边说边比划着打鼓的样子,就像他在卧室枕头上用盗版Ableton剪贴loop时一样嚣张……

但这也不无道理。的确,铺天盖地的鼓组镲片加一个白人吉他英雄的场面愈发丧失吸引力,而且整个西方街头摇滚装扮的男女也都上年纪了,从酷变成可爱。

热爱节奏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发展了黑人的布鲁斯,夹带着乌托邦梦想、民主自由和商业进取精神,用英语和大功率喇叭改变了铁幕外的整个世界,造就了摇滚盛世。

而铁幕内的极权国家是造就不了甚幺摇滚盛世的,某段暧昧过渡期溢出几个摇滚明星倒还可能。审查与自我审查,令人心机玲珑又沉重,心机能转成谋略是可以在夹缝生存保持斗志的,不幸的是心机大部分过度成机心或直接变成鸡贼,不感冒的要幺彻底放弃要幺怨妇一样终日自我伤害。

重组木推瓜这三年累了,还好,还能在剑鞘里保留一种低功率的嗡嗡作响。

性若见命,如禽得风,摇滚乐与社会思潮的关係也会如此。

所以我还是常跟人争辩摇滚乐是死不绝的。这是一种乘风挥散荷尔蒙的音乐,但不是激素音乐——虽然荷尔蒙就是激素(中文很有意思),就像吉他也叫六弦琴。

三、社会夙愿

欧洲警察抹头油/朋克穿钉子/印度菩萨像王子/体面 过敏与救赎

——木推瓜《裸体庸人》

我在阿里时交下一个警察,他古文功底很好,字写的也漂亮,下笔就成文章。他的马列理论水平高得惊人,令我这党校大院出身的孩子深感惭愧。

那年地区上收缴管製刀具,他晚上得巡逻,戴钢盔挎79式冲锋枪。我让他把枪拿回来玩,他不干,说我问过他过境的事,怕我偷了去参加尼泊尔毛派游击队;我说中共都不把那当友军支持,怎幺还期望一个厌恶格瓦拉崇拜的人投身喜马拉雅革命?

我们聊社会愿景,发生的没发生的革命,当然话题也总绕不开女人。

我相信本质上革命与色情背后有同一种荷尔蒙,就像我在佛罗伦萨看到一个意大利共产党活动海报——除了开会演讲,还有70年代摇滚大连唱和跳Salsa。你想想,端着红酒在橄榄树边与意大利女人跳Salsa,聊聊收富人重税、工人少些出工,多好。

但荷尔蒙也是会脱靶的,意思是化学信息作用不到靶向细胞。

对于有志于改良世界的人来说,唯一合理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可是他们在不断失望之余,犯的错误,还连累了树木、山石、飞鸟……

四、动情

你像柔嫩的树枝/裹着温凉的皮革/又像沾满香料的鱼/还湿漉漉的

——木推瓜《后营沥青路上漫步的孔雀》

罗什讲经,突然急步走向姚兴要女人行床第事儿,姚皇帝是明人理的,能急到这份上,元精已经变成交感精,还是放出去为妙,于是送上宫女,成就了破戒和尚的声名。戒用好了该让人心柔韧,用不好一定会被睾丸酮顶破,而罗什的戒这一破也间接成就了庄严华美的佛经汉译。

西方科学家很理性,甚至高潮里也能屏息观察,而东方人在性交中常被认为只会忘乎所以,最多凝神某个窗帘坠子延缓射精。这有失偏颇,性虽然在东方各个名宗大教里都是洪水猛兽,但几乎每株大树之下都有旁枝派别尤为精通两性之术。

好罢,性是弥撒,性是坛城,性在火星Club,不管怎样,我觉得还是由情入性自然进展是最沁人心肺的。

欲望是进取的​​,也消解进取,怎幺面对是个好功课,前几年改了一首诗:铁水白虫火空空,动情不陷牝牡中,我自练心如练骨,心头热血转丹红。

五、设备

有人用二十只MIC拾一只破裂的军鼓/推子在上面轻晃/人们像吃了鸦片一样

——木推瓜《人民抱住想像力》

刚买给木推瓜买了一台VOX continental,很性感,大红的躯壳,音色很烂,有一种很烂的奢华。The Doors 的性感与这台键盘是分不开的。

声分两路送进NEVE前级,增益、过载、失谐,合唱、镶边、延时,莱斯利箱进空间,喘息,泵吸,纸盆抖动,焊点酥麻,空气振颤,双耳捕捉,灵魂聚焦。

声音是可以被制服的,但声音是难以被制服的。

六、奇曼郊区卫生院

郊县的公共汽车/无人驾驶 有人售票/赶去滑雪或群交/树木斜刺着闪过

——木推瓜《裸体庸人》

医生:等等,这是你的孩子吗,别让他乱跑。

游客:好的……我这儿还行吗?

医生接过X光片对着玻璃看了一会儿,游客也看了一眼,像看尿了的床单。

医生:你从哪儿来的?

游客:浙江。

护士走了进来:你听说三庆集那边爆炸了吗,基地违规操作,出事了,好几百斤辐射物质洩漏,那边已经戒严了。

游客盯着护士想,她撩头髮的样子可真美,如果能亲吻她一下灼痛能减缓些。

候诊病人插嘴:据说国道边一排刀铺都气化了,奇怪的是反而对面的树都还在。

床上躺着的病人:昨晚爆炸声有些闷,但夜空太灿烂了,有毒的东西都那幺好看,比国庆烟花还好看。

候诊病人说:辐射到底是什幺样的,和病毒一样的吧,或者激素?

床上躺着的病人:还能啥样子,白色的呗,兴许是辐条状的。

医生接到短信,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区半小时后要隔离,武警进驻。

医生起身:嗨,所有看不见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七、肾上腺

再见垃圾/再见活人/再见月亮/再见母狗

——木推瓜《垃圾迷宫》

最近一次感受肾上腺在哪儿,是木推瓜刚重组时,乐队成员欢天喜地在院子里做各种吸音反射板,之后我準备放枪庆祝一下,就把射钉枪顶到太阳穴上,开了保险,气泵关着我也以为没钉子了,扣扳机的一剎那气氛异常,感觉肾尖变成两个电极,后背猛抽了一下,于是我掉过手抵在木板上放了一枪,六厘米的长钉嘭的贯穿过去,乐队的人也都惊了。

是的,那枚长钉没钻进我的颅骨,我还能在舞台上动真心飙荷尔蒙,愤怒、勇气、爱与屈辱一样不少,肌肉筋骨也全部满负荷工作。

真得感谢肾上腺!

八、三十六宫总是春

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总是春。

——邵康节《观物吟》

你看,里面说的是闲来往,没说常来往。这来往指的是信息来往还是实际物质交往留给大家闲时可以想想。

最近事情多,同时在推进专辑,还有一个蒙古黑帮电影,也时不时很理性的考虑做摇滚乐进退之间还有多少步,又要安置搬动两个家,这稿子是闲时一些思考。写到凌晨了,真的该去睡了。

上一篇: 下一篇: